从痛点出发,4位高知老爸智对家长微信群

摘要: 自从卜江的女儿易易成为小学生,卜江的生活便被各种各样的微信群搅得不厌其烦,有老师建的,有学

10-30 07:33 首页 家庭杂志
关注我们之后生活变得更美好!  

?家庭杂志微信号:jiatingfanmili

卜江带女儿远足

   

自从卜江的女儿易易成为小学生,卜江的生活便被各种各样的微信群搅得不厌其烦,有老师建的,有学校建的,还有学生家长自发建的;家长群里又有年级家长群、班级通知群等等。每天,无数信息不管有用没用,都像潮水一样在微信群里搅和,错过了有用的,便会耽误孩子的事。家长的生活难道就该被一个又一个微信群绑架?卜江不甘心。于是,在他和三位好友的努力下,APP“晓黑板”诞生。这个从生活痛点生发出的灵感竟然搅动了大上海,连浙江、江苏两省也行动起来……

   

家有一年级新生,父母的生活被微信群搅乱

   

1997年9月,卜江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专业。由于对电脑感兴趣,又爱打网游,他认识了另外三个志同道合的好搭档——南京财经大学的王龙和南京大学的王琪、梁耕宇,四人年纪相仿,性格相近,很快成了好哥们。在一天又一天的“游戏战斗”中,他们的“革命友谊”变得坚不可摧。大学毕业后,卜江和王龙进了同一家公司,王琪则去了上海交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梁耕宇远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读硕士。虽然不在一地,但老友之间的感情丝毫没有变淡。

   

2007年,王琪和梁耕宇都从学校毕业,四人没忘之前的约定,合伙在上海开了一家网络公司,从事应用软件的开发。很快,他们先后成家立业,有了自己的孩子。四个人变成了四个家庭,每次聚会都是满满的一大桌子。

   

2014年9月,卜江7岁的女儿易易成为上海闵行区一所小学的一年级新生。第一天上学,刚把孩子安顿好,卜江就看见不少家长拿着手机跟在老师后面追要微信号。老师说她会建一个班级微信群,方便大家统一交流。当晚,卜江便被拉进了孩子所在班级的微信群,虽然班里只有几十名孩子,但微信群里却有100多名学生家长,有的是孩子的父母,有的是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。

   

孩子第一天上学,家长们都很紧张,纷纷追问孩子在校的情况。等卜江洗完澡回来,群里已经有了两百多条未读信息。一条一条地往上翻,看看老师有没有说什么重要内容。翻了上百条,老师只说了两句话,其余都是家长在说,甚至有些内容根本跟学校生活无关。

   

哪知道,除了班级微信群,很快卜江又被拉进了班级家长群、年级家长群、年级通知群等,每个群都有100多人,每天早上一打开微信,往往有几十上百条未读信息。翻看这些信息,颇费了卜江一些时间。他只好把母亲拉了进来,平时大多是老人接孩子,多个人多双眼。

   

2014年年底的一天,学校临时安排学生排练节目,下课时间从下午3点调整到3点40分。虽然卜江母亲也在群里,但老人除了做家务还得买菜做饭,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去看微信。等把家务收拾好,两点半左右老人便急急忙忙往学校赶。那天刚好下着大雨,老人的衣服都淋湿了,等到了学校门口一看,家长寥寥无几。门卫告诉她:“今天学校临时排练节目,延迟40分钟放学。”老人马上拿出手机,一条一条地往上翻,雨水把手机都打湿了,翻了100多条才看到那条通知,而底下乱七八糟的回复把这条消息顶到了上面,如果不是时刻盯着手机的人很容易忽略。

   

在滂沱大雨中,老人在屋檐下等了足足40分钟。等老人把孙女接回去后便生病了,在床上躺了好几天。看见母亲这样,卜江很心疼。为防止这种事再次发生,卜江把妻子也拉进了微信群。

   

几天后,妻子下班回来对他说:“群里有家长在说兴趣班的事,咱家易易要不要报一个?”对于兴趣班,卜江之前就跟妻子说,一切听孩子的,孩子还小,不强迫她去学任何东西。这一点,妻子原本也是同意的,不过,架不住微信群里家长们你一句我一句的“洗脑”,妻子又动摇了:“如果别人都学,易易不学,到时在班里会不会没人跟她玩?”妻子这么说,卜江心里也乱了,原本是自己家的事,可听了别人的意见,反而不坚定了。

   

中午在公司吃饭时,卜江便把这烦心事跟同事们聊了聊,没想到,只要是家有孩子的家长,提起微信群都是一肚子怨言。一位女同事说:“上次有一个同学家长在群里呼吁大家帮她孩子投票,选什么‘最佳宝贝’,你们不知道,要投票就得关注一个微信公众号,然后找到这个活动,找到这个孩子的界面才能投。投了之后,有的家长还截屏发到群里,以示自己投了,太费事了。”其他人也纷纷附和:“到了教师节或这节那节,只要有一个家长在群里跟老师说‘节日快乐’,下面一大片全都是祝老师‘节日快乐’的。你不说吧好像过不去,说吧感觉是在拍老师马屁。这种事你可以私下跟老师说,哪怕你跟老师聊上一整天,只要不打搅其他家长,那是你的自由,可你发在群里总不太好。”

   

四个好兄弟,共同做成了一件事


找回童年的小黑板,让“家校沟通”简单一点

   

卜江没想到,除了家长之外,深受其累的还有老师。

   

一次,卜江去学校开家长会,无意中和老师说起微信群,结果,老师也是一肚子苦水:“在群里发通知,你还得去看看哪些家长回复了,没有回复的我们得一个个发短信,以免通知不到。要是有家长不知道而耽误了事情,又是我们的责任。有时候,你累得想休息一会儿,但家长在群里@你,你聊不聊?家长跟你聊天,你如果不回复或者回复慢了,家长可能会胡思乱想,可若是每一条都回复,你根本没那么多时间。”回去后,卜江一直琢磨这事。记得小时候,老师如果有事通知便会在黑板上写下来,同学们全都能看到,一目了然、清清楚楚。如果家长和老师之间的沟通也能简单点就好了。

   

听说了卜江的烦恼,王龙、王琪、梁耕宇他们三个也是心有戚戚。虽然他们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,但这一关谁都避免不了。正当哥几个开导卜江时,卜江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念头:能不能做一个APP,让老师和家长能够简单沟通呢?

   

卜江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做一款APP软件:老师发一个通知,看见了你就点击一个“阅”;如果半小时内没有回复,平台会主动给家长发个短信;若还是没看到,老师就可以利用平台的拨号功能打电话通知。卜江为这款软件取名“晓黑板”。2015年6月8日,第一版“晓黑板”诞生,卜江把这款软件交给了女儿的班主任,请她试用。

   

当天,班主任便把“晓黑板”的链接发在了群里,让家长们都去注册。很快,家长都进去了。

   

没多久,班主任在“晓黑板”上通知:“今天学校放学后有一场心理咨询讲座,有兴趣的家长和同学可以参加。”消息下面有三个按键:“阅”“赞”和“疑惑”。点击“疑惑”的话,会弹出一个对话框,问家长需不需要直接跟老师对话。如果需要就把问题发过去,老师会立即回复。家长也可以选择“私聊”,老师会第一时间收到。只要家长在“晓黑板”的页面停留两秒钟,后台便会自动统计发到老师那里。这样一来,谁看到谁没看到,老师一目了然。

   

这以后,微信群里顿时冷清了很多。

   

一段时间后,“晓黑板”里的“反馈意见”栏收到很多家长的意见,甚至有老师提出要求,能否增加更多新功能。这让卜江很意外,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“消息通知器”竟然吸引了如此多的家长和老师。可以想象,自己的烦恼其他家长也是感同身受。卜江决定和伙伴们把这款APP做好,让它更好地为大家服务。

   

2015年12月的一天,卜江去接女儿放学。英语老师对卜江说:“要想孩子学好英语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敢说。如果有空,请多监督孩子背诵课文。”回家的路上,卜江跟孩子说起了这事:“易易,老师每天都安排你们背诵课文,怎么我没听你在家背过?”孩子调皮地对他说:“老师抽查我就好好背,老师不抽查我就偷点懒。不然,就算我背了,老师也听不到。”易易的话让卜江若有所思,孩子刚上学,正是爱表现的时候,可课堂上时间有限,老师不可能抽查每个学生。卜江便想着在“晓黑板”上增加一个可以上传语音的板块,方便老师去听孩子们背诵的课文。他问易易:“如果爸爸弄个东西,让老师能听见班上每一个同学背诵的课文,那你愿意好好背吗?”易易想了想,郑重地点点头:“我愿意,还可以比比谁背得好。”

   

“晓黑板”让孩子做主,快乐是唯一的标准

   

为了让自己的发音更标准、更完美,易易铆足了劲,每天放学回家就自觉地背诵课文。四位爸爸也加班加点,很快在“晓黑板”下面的“晓讨论”增加了语音功能,孩子可以把自己录制好的语音发送给老师,老师可以自由选择时间收听。

   

第一天上传语音后,易易很激动,还偷偷去听了其他同学录制的语音,从中获取经验。第二天放学,易易兴冲冲地告诉爸爸:“今天英语老师在课堂上讲评大家背诵的课文,表扬我背诵得很认真。”打那之后,每天吃过晚饭,不需要父母提醒,易易就主动拿着英语书去书房,自己录制语音去了。老师也反馈说:“自从增加了这个功能,孩子们学习英语的兴趣大了很多,每个人都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。”

   

2017年年初的一天,有家长私信给卜江,能否在“晓黑板”下增加一个题库功能,方便孩子学习,不懂的地方可以适时地询问老师或者跟其他同学商量。卜江回来后,跟易易聊了这事。孩子的态度很坚决:“那跟练习册有什么两样?我们觉得‘晓黑板’好玩,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没有压力。如果加了学习内容进去,就不好玩了。”卜江觉得孩子的话有道理。

   

征求一些老师和孩子的意见后,卜江等人在新版本“晓讨论”中增加了一些“家庭教育”的内容,比如可以一起做的亲子手工,或者一起完成问卷等,目的就是让父母陪着孩子一起玩。越来越多的孩子对卜江说,自从有了“晓黑板”,他们觉得老师不再那么可怕,父母也变得有些可爱了。

   

两年多来,“晓黑板”依然保持着简单的风格,没有复杂的界面,也没有过多的内容。正是这样的简单风格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,“晓黑板”累计用户超过80万。卜江说,“晓黑板”的传播速度说明了一点,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,都渴望彼此之间的关系不那么复杂,就像过去那般,没有过多寒暄,也没有太多复杂的人情往来,却能实心实意地为彼此考虑,让学校和家长之间的联系简单一点、再简单一点。




首页 - 家庭杂志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