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“协和杯”征文】辛苦(百姓生活)

10-29 18:08 首页 桦甸发布




  辉发河周末 有态度 有温度 有深度

辛苦    文|青庆


种地之前,老伴对我说:“现在种地粮价低迷,我想买一些小鸡小鹅饲养。伺候大了,怎么也能换点辛苦钱。”我说:“马上要种地了,春天活忙,你买些小鸡小鹅来,你不怕累?”老伴说:“庄稼人没什么别的本事,不辛苦从哪来个钱?……”老伴打定主意之后,打电话给女婿,让女婿女儿和她一起去县城买来四十只鸡和六十只小鹅。



小生命买来之后,老伴的辛苦开始了。白天,老伴和我一起到地里种地,回到家,老伴面对着这些小生命,“叽叽喳喳”向她要吃的,老伴急忙给喂上食,再急急忙忙做饭。吃完饭,又急急忙忙准备下次食料。一阵忙活,老伴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。一百多张嘴要吃东西,老伴的辛苦可想而知。稍有喂不上食,小鸡就叽叽叫唤,小鹅伸长脖子抻着小脑袋朝老伴抗议。这且不说,一百条小生命,每天的排泄物,把屋里弄的腥臊烂臭。可是,由于早春外面还有些凉,小生命还不能放在外面。


就这样,我和老伴忍受着难闻的气味。老伴依旧为这一百条小生命吃食辛苦。每天种地的时候,老伴就抽空薅一些婆婆丁和曲麻菜回家剁碎,和玉米碴子拌在一起喂这些小精灵。



渐渐地,外面温度升高了。这些小精灵也长到一斤多,这时,小鸡不安本分,张开翅膀到处乱飞,弄的屋子里很乱。我很烦,对老伴说:“赶紧弄出去,这屋子还有法呆人吗?”老伴也觉得这些小东西再这样养下去不是办法。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得把拆掉的暖棚支起来。白天,外面的温度可以了,但夜间还有些凉。于是,老伴打电话给二女婿,让他帮助把拆掉的暖棚又支起来,把小鸡小鹅都放在里面。这一下屋里清净了,小精灵也找到了更大更舒适的空间。



忙忙碌碌中,终于迎来夏天。小鸡小鹅在老伴的精心饲养下,生长的非常健壮。小鸡长成大鸡,小鹅也长成半大鹅,开始发大毛。一百条小精灵,基本没有损伤。都说:“小牲小雏不好侍候,稍不上心就会祸害一些。”可是,老伴侍候的一百条小生命,全部健康地成长起来,这让村里左邻右舍很惊奇:“您二婶,你侍候牲畜可真上心,把小鸡小鹅养的那么好……”“二嫂,你养的鸡几天这么大了,再过些日子就下蛋了……”的确,老伴为这一百条小生命所付出的辛苦,是无法用一句话说清的。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农村人,不辛苦,又如何改造自己生活?懒惰,什么也不会拥有。老伴深深知道这一点。



一天早晨,老伴突然喜冲冲地举着一枚鸡蛋让我看:“老头子,小鸡下蛋了……”哦!可不是?蛋虽然不大,带着血迹,是头蛋,以后的日子,这些小鸡不会白让老伴付出辛苦。老伴望望我,像向日葵样盛开的灿烂辉煌。人,只有付出辛苦之后,得到的回报,才觉得自豪。


挂锄时间到了,总算闲下来。这时,小鹅食量很大。每天,老伴背一大筐水稗子,不大一会儿,就被吃个精光。老伴说:“你也没有农活了,和我一起赶着小鹅到湖上放吧。”湖岔滩头水稗子很厚,于是,和老伴赶着鹅子去放。老伴敲着铁盆,那鹅群听着老伴敲击声,头一摆一摆的,煞是逗人。是的,老伴为了给这一百只精灵喂食,用敲铁盆的方法驯化它们。一般情况下,敲二下是喂鸡,敲五下是喂鹅。时间久了,这些小生灵,很遵守这个规律。



我用三轮车拉着玉米碴子拌的精料,来到滩头,小鹅高兴地一阵欢呼,扑进草丛。吃饱了,到水里游玩。在湖头钓鱼和休闲的游客看到这道风景,高兴地拍照。很快,游客感到遗憾:“能像真天鹅那样飞起来就好了……”可是,家鹅不是天鹅。漫长驯化中,已失去飞翔功能。家鹅毕竟是野天鹅驯化而来,骨子里有一种飞翔的潜质。我们常说;“水净鹅飞”就是这个道理。我说:“把鹅抓起来,扔到空中,在落势的情况下,必然要展开翅膀飞翔,这是它的祖传基因,必定行。”大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,催促我们扔扔试试。



老伴敲了敲铁盆,鹅认为要给它们喂精料,争先恐后来到岸边,老伴急忙给它们喂上精料,鹅子们抢着啄食。这时,我和一些人乘机抓起鹅子往空中扔,果然,在落势的情况下,鹅子展开翅膀。虽然飞的笨拙,但毕竟有飞翔的样子,不少人急忙按动快门,拍下那动人瞬间。这样一来,更多人抓鹅子扔。几天功夫,鹅子被驯化的具有了飞翔的野性,游客的拍摄心态满足了,我和老伴来麻烦了。它不再听人摆弄,在水里就能自己展翅飞翔。虽然飞的还不如真正的天鹅有力度,它开始不让人抓了。它们在滩头吃饱了之后,就跑到水里游玩。谁靠近它们,就飞到一边。老伴敲盆引它们上岸,看到有人靠近,立即飞走。天黑的时候,老伴让人划船驱赶,船一靠近,鹅子立即飞走。完了!老伴辛辛苦苦伺候的鹅子,成了野天鹅。有晚辈和老伴开玩笑:“大娘,你为国家野生动物做贡献吧。”老伴埋怨我不该出那个馊注意。


邻家刘哥告诉我们:“不用管它,它们晚上要在滩头睡觉,起早驱赶回来就是。”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我和老伴早早起来去湖岔,那鹅子听到声音,很警觉,先是有只鹅子叫唤一声,其它鹅子全醒了。它们并不怕老伴,毕竟老伴辛辛苦苦伺候它们。我和老伴开始驱赶。老伴在前边有节凑敲着铁盆,我在后面驱赶。一开始,鹅子很听话,可大约走出二里多地后,离湖岔越来越远,突然一只鹅子腾空而起飞向湖岔,接着所有鹅子腾空飞走,弄得我和老伴猝不及防。



我们再赶到湖边,鹅子已经在水里优哉游哉,根本不理我们。没有办法,和老伴只好回家。难不成老伴辛辛苦苦伺候的小鹅真的成了国家的野天鹅?那几天,老伴心里一直很苦。


转眼间到了中秋,老伴开始默认了这个现实。鹅子并没有飞走,一直在那个湖岔里。只是不好往回弄。


前天早晨,我和老伴还在睡梦中,突然听到院里鹅子“嘎嘎”叫声,老伴一咕噜爬起来出去看,喜滋滋地说:“老头子,鹅子全回来了!……”我也急忙出去看,可不是?一大群鹅子溜光水滑,非常漂亮。老伴急忙撒下玉米粒喂它们,鹅子都慌不择食地抢。其实,鹅子主要食粗,但也必须喂一定的精料。就像人吃多了粗粮盼吃细粮一样。这一次老伴不能再让它们飞走,全部驱赶到暖棚里两头堵死。老伴要拦拦它们的野性,不能让自己辛苦白费。



昨天,老伴去喂鹅子,突然对我喊:“老头子,鹅子下蛋了!……”我急忙跑过去,棚子里五只雪白的鹅蛋像硕大珍珠躺在哪里,老伴辛辛苦苦饲养的小鹅,开始生蛋了。我们常说:“一份耕云一分收获”,只要付出了,上天就不会亏待,这是事实,也是自然法则。




“协和杯”新闻?文学(摄影)大赛
 
 

主 办

桦甸市互联网信息中心


协 办

桦甸协和医院



·END·

责编:曹铁权   

投稿邮箱:hdtx11@sohu.com

QQ交流群:97558122


辉发河周末

桦甸市互联网信息中心

微信号:hdfb-66231360


首页 - 桦甸发布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