邂逅一场艺术狂欢,从一个女人开始

摘要: 与她对话,爱上这场艺术的狂欢。

11-04 17:58 首页 藏嘉

今年的乌镇戏剧节,迎来了首位女性艺术总监,田沁鑫。


90年代末出道,五年的时间,不仅交出近十部作品,还几乎囊括了中国戏剧界的所有国家大奖,创造了国内票房最佳纪录。


2017年,这是她作为话剧导演身份登上舞台的第二十个年头。



如果你只看她的照片,或许会觉得,这是一个颇有大男子气概的彪悍女导演。


但若你见过她上台谢幕,或是听她讲上两三句话,就会感到她分明是个内敛又羞涩的小女人。


藏嘉独家专访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

点击下方视频

感受来自田导对于戏剧的别样解读



 

当生命遇到顿悟


在戏剧节前3个月,田沁鑫才刚刚出院。


第一次住院,第一次进重症监护室,第一次持续22天不能喝水和吃饭……目睹了身旁年轻人的逝去,接连40天住在重症监护室,这一切让她被迫感受了生命的无常。


刚出院的田沁鑫


可能是因为信佛,出院后的她带给了外界许多感受,似乎在两个月的病榻上顿悟了一二。


就像是她曾经执导的《聆听弘一》中的李叔同,在悲喜交加中真正感受了以戒为师,精良做人。


回到乌镇戏剧节,田沁鑫逢人就会科普自己生过的病——急性胰腺炎,她劝诫着年轻人们不要熬夜,这或许也是作为长辈的一种温柔。



当乌镇戏剧节遇上她


“乌镇戏剧节,这是一份责任。我说如果我死了,就拉倒了。如果还活着,那能工作一点,还是要把乌镇戏剧节这事儿给工作起来。”


出院后,田沁鑫表示自己下半年,只有乌镇戏剧节是个放不下的大事。



今年当了艺术总监,她将这次乌镇戏剧节的主题定为“明“,看似简朴的一个字,却应和了这位女性导演的双重身份:


“明”拆分开是“日”、“月”二字,日属阳,阳光生成的能量;月属阴,月光含露的灵气。


“日”诠释的是田沁鑫作为艺术总监及导演这个身份上需要的刚强,“阴”代表的是她作为一名女性的柔软、温和、羞涩。


第五届乌镇戏剧节海报


艺术总监的身份对于田沁鑫而言,其实是她第一次尝试,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——亲自接待24个剧组的到来,参加他们的技术会议,如果生活方面有什么问题,还要帮他们想办法解决……



对于她而言,抛开艺术总监的身份,假如只是一个爱戏剧的普通人,每年10月也会攒一个小假期,来乌镇,看戏,会朋友,乐得自在。



当二十年过去了


从1997年4月,话剧《断腕》在中国儿童剧场首演算起,今年刚好是田沁鑫登上中国戏剧舞台20年。


大气,一直以来是外界给田沁鑫作品的标准形容词。只要贴上了田沁鑫这个标签,这部剧就绝不会让人失望。


她说,自己的剧是比网络语言更严谨一点,比经典作品更诙谐一点。


《断腕》


在乌镇戏剧节的前四年,她是一位重要参与者,第一届的闭幕大戏《四世同堂》与第二届的开幕大戏《青蛇》都是通过她,才来到这个舞台之上。


妖修得情欲,成人

人了却情欲,成佛

这是《青蛇》


《青蛇》


逝去的人

散了的家

这是《四世同堂》


《四世同堂》


她的剧,总是将恢宏的故事,与禅性的哲理,融合在一起,向观众呈现一出出大气的舞台悲喜剧。


今年戏剧节,田沁鑫带来了她阔别十六年的重排剧《狂飙》。



这部剧的主角,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作词人,被称为现代“关汉卿”,中国“戏剧魂”的田汉。


而《狂飙》,将田汉的家国情感与他生命中周转纠结的四个女人联系在一起,谱写了一出浪漫主义的罗曼史。


《狂飙》


相比较前一版,大量“剧中剧”的艺术手法,将田汉与四位红颜知己的情感故事穿插于他所创作的《日本戏》、《莎乐美》、《一致》、《关汉卿》、《白蛇传》等戏剧作品之中。


“即时摄影”等全新的视效方案,将舞台彻底分割,呈现出电影化的舞台视觉效果。


《狂飙》


“在我开始导戏的前十六年,都在做中国文化精神的戏剧,几乎没排过外国戏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就像穿着中国传统衣裳,站在一群世界名牌面前,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孤独,但我一直穿着中国衣裳,所以今天我依然坚持了。”


田沁鑫说这话时,也印证了一个词,“戏如其人”。


当然,想要更进一步了解她,上方视频带你更进一步,认识田沁鑫,走进这位中国话剧界“一姐”的戏剧世界。

 


11天的戏剧狂欢,13个国家和地区,24部特邀剧目,共计100场戏剧演出,在这个乌托邦小镇上即将落下帷幕。


最后,点击下方视频,被这个小镇、被这些戏剧,再次惊艳一遍吧!



Linda微信号:lindacangjia

扫描图中二维码

与Linda面对面交流


精彩推荐

点击下方图片有惊喜




首页 - 藏嘉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