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十年的头痛,中医用一根银针解决问题!

摘要: 头痛,尤其是通过现代医学手段检查未发现明显病变、病因不明的头痛,着实让患者有一种陷进了无底洞的感觉,苦恼万分。“头痛怎么办?扎针去,扎针管用。”这种办法在人们特别是老人圈儿里早已形成共识。

09-06 04:06 首页 保健时报


几十年的头痛,一根银针搞定
记中医针灸非遗传承人 王麟鹏

头痛,尤其是通过现代医学手段检查未发现明显病变、病因不明的头痛,着实让患者有一种陷进了无底洞的感觉,苦恼万分。“头痛怎么办?扎针去,扎针管用。”这种办法在人们特别是老人圈儿里早已形成共识。

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针灸中心主任、贺氏针灸传承人王麟鹏教授就是用手里的小小银针,解决了很多缠绕患者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头痛问题。


专家简介

王麟鹏,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针灸中心主任


擅长:中风,神经痛、偏头痛等疼痛病症,情感障碍疾病等针灸治疗  


出诊时间:周三、周五上午


一针破解30年头疼


家住北京通州的王阿姨30多年前患上了头痛,吃止痛片成了她对抗病魔的唯一办法。“哎呀,这个脑袋有的时候痛得不行,止痛药我都是自己加量的。”然而,常年吃止痛药让王阿姨的胃也出了毛病,大多时候吃完止痛药还要再吃胃药。


这些年,她几乎跑遍了北京各类医院,但却一直没能找到明确的病因,从而也就没能治好频发的头痛。万般无奈之下,王阿姨找到了北京中医医院针灸中心主任王麟鹏。王麟鹏凭借手中的小小银针为她治好了30多年的头痛。


成立专病门诊专治头面疼痛


“头痛严格说来,它不是一个专门的病,只是一个症状而已。”王麟鹏进一步解释说,“很多病都会引起头痛,感冒发烧会头痛,脑子里长瘤也会头痛,即使什么事都没有也可能会头痛。这就是所谓的原发的头痛。它找不出明确的原因,而是人体自发的一种头痛现象。”


那么,为什么不明原因的头痛能用针灸治好呢?王麟鹏介绍说:“人的头部有很多经脉循行经过,不同经脉病变,在头上表现为不同部位的疼痛。针灸治头痛是用经络辨证的方法,将头痛部位分属的不同经络辨证取穴,如两边头痛叫少阳头痛,头顶痛叫厥阴头痛。国内外的研究证明,针灸止痛的疗效比药物要好。”


据了解,2016年年底,作为针灸中心主任的王麟鹏率队组建了头面痛专病门诊,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改善患者症状,减少头痛复发,半年多来已取得了很好的成效。


拜拜了,止痛药


“其实我也知道止痛药是把双刃剑,长期用不好,但是没办法。”患者小敏(化名)患反复发作性偏头痛10余年,近两年来发作频繁,平均每星期发作两三次,每次发作持续数小时甚至1天,主要是一侧太阳穴附近以及前额部位。发作时头痛剧烈,并伴频繁恶心呕吐。


她曾在北京多家医院就诊,服用镇脑宁、正天丸、复方羊角颗粒等药物均无效果,又经过多种治疗方法及手段也未见好转。为此小敏整日心烦不安,夜间失眠多梦,日渐消瘦,只能长期服用脑清片等止痛药物来缓解疼痛,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。偶然一次,小敏在电视中看到有关王麟鹏的介绍,于是慕名来到北京找他。


王麟鹏初见小敏,发现她面色晦暗、神疲乏力、少气懒言、舌质紫暗、舌胖有明显齿痕,诊脉发现小敏脉细弱无力。王麟鹏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,结合患者症状及既往各项理化检查结果,判断小敏所患偏头痛属于国际头痛分类标准中的“无先兆型偏头痛”,并根据其证型,依据中医理论诊断为气虚血瘀型偏头痛,并据此制定了个性化的针灸治疗计划。


王麟鹏为小敏每隔1天进行针灸治疗一次。经过短短的10次治疗后,小敏的头痛频率减少了,从原来的每周两三次降到了每3周1次,且头痛程度也比以前明显减轻,疼痛持续时间由原来的一天降为三四个小时,且疼痛时只需平卧休息,即使不服药亦可以缓解。


在此基础上,王麟鹏又调整了治疗方式,让小敏每隔一天来做10次针刺,为的是让疗效巩固。如此进行了两个疗程之后,小敏的偏头痛程度、发作频率及发作持续时间都有了显著下降,病情基本得到了控制。小敏摆脱了10余年的头痛烦恼,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。“止痛药,终于可以跟它说拜拜了。”


针药并施,治愈斜视“怪病”


除了治疗各种疑难头痛,王麟鹏在治疗面部疾病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。


2015年9月,王麟鹏收到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,信中写道:“非常感谢您们!我们一定积极配合治疗,西医做不到的,也许中医就能做到。”写信的是一位患儿的父亲。


2015年7月,小君(化名)在父母的陪伴下,来到王麟鹏的诊室。“第一眼看到小君时,我心里真是一惊啊!孩子双侧眼睛斜视,眼睑睑裂不等,平时总是侧头用一只眼睛视物,右侧面肌萎缩。这些症状叠加在一个12岁女孩身上十分罕见,也是几十年行医中从未遇到过的。”


2015年7月,小君(化名)在父母的陪伴下,来到王麟鹏的诊室。“第一眼看到小君时,我心里真是一惊啊!孩子双侧眼睛斜视,眼睑睑裂不等,平时总是侧头用一只眼睛视物,右侧面肌萎缩。这些症状叠加在一个12岁女孩身上十分罕见,也是几十年行医中从未遇到过的。”


父亲在叙述孩子病情时,几度哽咽。看着年幼的孩子眼神中怯生生的祈盼,王麟鹏说不出一个“不”字。尽管从未遇到过类似的病例,尽管知道这是一个很难的挑战,但是王麟鹏下决心,一定要帮帮这个孩子。他给小君做了详细的检查,反复研究病例摘要,并特意安排了疑难病症会诊。会诊认为,小君的病属于中医痿病,是气血两虚、脾肾不足,确定以益气聪明汤为主方药,并配合针灸治疗。


由于开学了,小君不能继续在北京治疗,于是王麟鹏联系了当地中医医院针灸科医生,为小君继续针灸治疗,并时常与当地医生通过电话沟通治疗效果,调整方案。


逐渐地,小君父亲发现孩子的右脸颊肌肉丰满些了,两眼不自觉流泪的现象明显减轻,右眼睁开情况有所改善,孩子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。“虽然这些变化都是细微的,但我们看得到,这可是求医多少年来,孩子第一次有了好转啊!”小君父亲那种看到希望的喜悦溢于言表。(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)

编辑 || 楚超


首页 - 保健时报 的更多文章: